城市副中心“升格”中央活动区徐家汇还有哪些地方要”加把劲
2017-11-01 23:0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沪上知名的次级商圈中,今年徐家汇一跃超过原本同为城市副中心的五角场,在《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40)(送审稿)》中被划入了中央活动区范畴。 不过,“身份”提高了一档,徐家汇能否胜任“中央活动区”的,似乎还有不少需要加把劲的地方。

  今天上午,徐汇今年最后一期“汇讲坛”举行。在这场主题为“缘起徐家汇”的大家对话中,参与对话的著名戏剧导演赖声川、著名作家和编剧王丽萍、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上海2040” 总体规划核心专家唐子来以及上海美罗城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春华,围绕徐家汇的转型升级,均提及了上海城市更新中文化艺术所具有的核心存在价值。

  其中,唐子来特别指出,从中央商务区(CBD)到中央活动区(CAZ),正是徐家汇实现“二次创业”的重要机遇。

  在2015年全球城市实力指数(Global Power City Index)的40个上榜城市中,上海综合排名第17位,在可达性和经济领域排名较强,分处第7和第9位,但在研发和文化交流领域都只排名第16位,与综合排名基本持平。此外,在宜居性和领域排名分处第22和第39位,远低于综合排名。

  每一项分类排名的前20位城市,上海在“宜居”和“”两项排名中未进入前20

  “总体而言,上海的经济影响力仍高于科技影响力和文化影响力。”唐子来指出,纵观世界知名的全球城市,伦敦、纽约、巴黎、东京在指数中的综合排名分列前四,文化交流水平排名分列第1、第2、第3和第5位。“由此可见,卓越全球城市应当在经济、科技和文化三方面形成全面发展的竞争优势,而不是仅让经济一枝独秀。”

  长期从事戏剧的市场化普及,赖声川认为经济早已不是衡量城市的唯一标准,但文化的特性决定了90%的文化产品无法面向全部市场,只能由一部分人去消化。因此他,在对标全球城市的过程中,应当向中央活动区投入更多精力和资金,用于高附加值、小范围文化领域的投入,“虽然当下看不到显著的回报,却能获得长远的收益。”

  唐子来表示,“中央活动区”的概念其实最早由伦敦提出,用中央活动区取代中央商务区,将城市空间内涵向商业商务、文化艺术、旅游休闲等领域拓展,因此,“具备复合型的功能将成为上海迈向卓越全球城市的重要支撑。”

  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老虹口”,唐子来说,自己从小都觉得位于西南角的徐家汇是上海最“高大上”的地方。但从商圈发展来看,徐家汇目前面临的瓶颈和上升机遇,恰恰反映了上海从重视经济发展,向重视经济、科技、文化等多种内涵的发展进程中,不得不经历的“阵痛”。

  上世纪90年代初,地铁通车和大型百货相继落成,使徐家汇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上海首个特色商圈。1999年至2008年,徐家汇经历了10年左右的黄金增长期,但2009年后至今,徐家汇面临消费主体变化和业态滞后等多方挑战,主打“数码城”概念的美罗城更是迫切寻求转型。

  于是,去年12月5日,赖声川主导的“上剧场”在美罗城5楼开幕,尔后不仅成为上海新的文化坐标,更成为不少新建商业体寻求“复制推广”的对象。

  在旁人看来,商场开剧场,似乎是前者谋求提升格调、后者寻求提升流量的“合谋”。但“上剧场”掌门人赖声川和美罗城掌门人徐春华却告诉大家,实际情况大不相同。“‘上剧场’是一个小实验,把高高在上、需要穿戴整齐才能迈入的剧院开到餐厅隔壁,恰恰是为了让艺术走坛、走进人们生活。”

  对于不少新建商业体复制“美罗城+上剧场”的模式,唐子来则指出,剧场、书店只是文化艺术的发展工具,本质是经济发展的载体,真正让“上剧场”具有辨识度的,始终是剧场中每天不断上演的戏剧内容本身。

  全球各大城市更新的样本中,东京六本木街区的更新融合了商旅文特色,在唐子来眼中,无疑是上海可以积极借鉴的一桩成功案例。

  1986年,六本木成为东京“再开发地区”,城市更新工程至2003年方才竣工。占地11.5公顷,总建筑面积月75.9万平方米,更新后的六本木融合了商业、商务、文化和居住等综合性功能,尤其是由森美术馆、城市眺望平台和六本木学院组成的森艺术中心,以及周边能够容纳2000人的露天剧场、朝日、维珍影院等文化空间的规划,另更新后的六本木充满了艺术文化魅力。

  唐子来表示,六本木衍生出了“都市胜地”的新概念,即把文化作为未来都市核心区域的核心元素,在规划城市的中央活动区时,第一时间考虑文化的。

  “不是不要经济,而是文化和经济本就完全可以融合发展。”他表示,即便“上剧场”、诚品书店利润不高,但却能为商业体吸引人气。“当文化发展到核心维度,商业自然会得到提升。”

  对于“晋升”中央活动区的徐家汇商圈,唐子来认为还有以下四点需要酌情提升,首先就是与北部衡复历史风貌区、东部徐汇滨江、西部漕河泾开发区,以及上影厂、建设中的徐家汇体育公园和枫林生命科学园区等互动。此外,徐家汇仍需优化业态格局,发展主题化、特色化、个性化商业,从单纯的购物消费场所向社会交往和文化体验场所转型。同时,提升品质,塑造标志性建筑群体,进一步突出区域的历史文化节点。

  同市中心许多商圈一样,徐家汇的当务之急是改善交通体系。唐子来采取的策略包括:确保徐家汇东西走廊(虹桥-肇嘉浜)和南北走廊(衡山-漕溪北)畅通无阻,疏导过境交通;利用周边的宛平、南丹、宜山和广元等,形成商圈的交通缓冲环,有效截留到达交通,增加商圈流量;设置高架步行环,活动节点,形成安全便捷、舒适愉悦的区内步行体验空间。

  此外,他还,徐家汇商圈和衡复历史风貌区尽快建立相互连接的慢行交通体系,衔接目前较为分散的商业体和历史文化景点,形成城市经济和文化的精彩。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vajoliroja.com 版权所有